聽說這是公告
這次來換點不一樣的色系 ̄▽ ̄
目前已測試瀏覽器:IE7.0、FireFox3.0、Opera、Google Chrome。

  那是個昏黑到令人作噁的黃昏。

  城鎮的一角,座落著蜿蜒又陰暗的巷子,巷子兩旁凌亂的廢墟,顯得此處不比尋常,然

而,為了趕在天色完全暗下來前抵達目的地,一群看似居無定所的旅人們,只得選擇穿越這

令人感到不安的巷子。

  「瑟娜,你看,有隻小貓呢!」阿薩斯指向一間看起來像是當代豪宅的破房子前。

  瑟娜朝阿薩斯指的方向望去,一隻幼小的貓仔,在一輛推車旁漫無目的的遊蕩著,對於

偶然路過的人群,似乎也未曾感到害怕。小貓像是知道有人盯著牠瞧,目光移向兩人並長鳴

了一聲,但兩人並未停下腳步,天色越來越暗,他們得加緊腳步趕路才是。望著人群逐漸遠

去,小貓再次長鳴了一聲,顯得既悲傷又淒涼。

  出了巷子,眼前盡是一片荒涼,像是曾經有什麼大戰在此發生過般的;又走了約莫二、

三十分鐘的路程,一行人來到了山腳下的小鎮,並在一間有著日式風格的建築前停下腳步,

這是他們今晚要過夜的地方,一間有著天然溫泉的旅店。

  瑟娜與阿薩斯放下了行李,兩人目光交會了一下,彼此笑了笑,便打著燈循著剛剛的路

徑,回到了小貓所在的地方。

  「看,是隻黑色的小貓呢!」瑟娜將小貓抱了起來,小貓並沒有掙扎,也沒有發出任何

聲音,只是不時的朝著一旁的房子望去;房子顯得殘舊不堪,但仍掩飾不了昔日的氣派,然

而,從外頭卻完全看不見裡面的情景。

  「難道小貓的媽媽在裡面嗎?」阿薩斯走到門前,輕推了一下大門,嘎的一聲,門迅速

的向兩旁開啟,然而迎面而來的,卻是撲鼻的屍臭味及堆積如山的殘骸和血漬。

  「哇!這根本就是屍體大本營了嘛!瑟娜,你要不要也來欣賞一下啊?」阿薩斯用著誇

張的語氣大喊著,他是個男人,可不能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面前丟臉。

  「不要,那種東西有什麼好『欣賞』的,我要回去了。」瑟娜轉身便要離去,這種低級

玩笑可一點都不有趣。

  「欸,等等我嘛!」阿薩斯趕緊追了上去。

  「至少該把門關上吧,免得到時候有人經過,看到一整個不舒服。」瑟娜埋怨著,並盤

算著該如何處理這件事。

  「是是是,我的大小姐。啊──?!」阿薩斯轉過身準備去把門關上,但眼前的景象卻

讓他大大的吃了一驚,那些殘破的屍體,竟然一一的站了起來,並慢慢恢復至生前的模樣。

  「這是怎麼一回事?」看到異像的瑟娜也驚訝不已。

  『過了這麼久,總算自由了!』

  『人類,剛好能拿來填飽肚子。』

  『那些把我們妖魔一族封印起來的人,不可饒恕!』

  屋裡頭的妖魔七嘴八舌的,三不五時打量著眼前的兩人。

  「喂,快逃吧!這裡交給我應付。」阿薩斯推了推瑟娜,示意她趕快趁這群未知生物行

動前逃命。

  「不要!要逃一起逃吧!」瑟娜拉起阿薩斯的手,轉身拔腿就跑。

  『嘻嘻,他們跑了呢!』

  『真蠢,自以為能夠順利逃離嗎?』

  瑟娜與阿薩斯兩人氣喘吁吁的跑著,深怕只要停下腳步,就會死的不明不白,然而瑟娜

卻忽然停下了腳步,使得反應不及的阿薩斯猛然撞上了她。

  「真糟糕……」瑟娜看著不知何時超前的妖魔們並環顧著四周,在這像是迷宮的巷子內,

讓他們在不知不覺中被妖魔包圍了。

  「上面!」阿薩斯指了指一旁的垃圾桶,高度正好可以讓他們爬上一旁的矮圍牆。

  『嘻嘻,他們又跑了呢!』

  『真蠢,他們以為我們是誰?』



  是時候了……。

  「誰?!」

  「怎麼了?」阿薩斯疑惑的望著瑟娜,現在四周除了妖魔以外,並沒有其他人在。

  「……不,沒什麼,大概是臨死前的幻覺吧。」瑟娜苦笑了一下,到最後,他們還是沒

能夠逃過此劫。

  一串異樣的訊息像是電流般的,忽然直擊瑟娜的腦袋,並竄遍了全身。

  「喂,抓緊我。」瑟娜背對著阿薩斯蹲了下來。

  「啊?怎麼這麼忽然……」

  「別管了,照我的話去做就是了!」瑟娜打斷了阿薩斯的疑問,時間緊迫,雖然也不清

楚是怎麼回事,但……

  阿薩斯趴在瑟娜背上,並緊緊的圈住了她的頸部,而此時妖魔們也一擁而上。

  背上兩側,延伸出了雪白的翅膀,在沒有月光的夜晚下振翅飛翔著,讓人感到既害怕又

興奮。

  「你……為什麼……?!」阿薩斯發出了一連串的疑問與訝異,瑟娜搖了搖頭,連她自

己也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回到了山腳下的小鎮,只見滿目瘡痍、遍地殘骸,一位看似領導者的年輕男子,從妖魔

群中走了出來。

  「哦?原來你也是啊?封印我族的元兇。」年輕男子笑了笑,然而笑容的背後,卻是滿

滿的憤怒與殺氣:「能夠解開封印的,只有當初封印我族的血脈繼承者,為了找出來,還特

地將附近的人都『問』了一遍了呢!可惜除了你之外的血脈繼承者,還未覺醒、甚至還不明

白發生了什麼事,就這樣死去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瑟娜望著躺在血泊中的親友與無辜的人們,心中

悲憤不已。

  「為什麼?我們妖魔本來就是以人類為主食,就算不這麼做,人類遲早還是會被我們吃

掉,這有什麼好疑問的?」年輕男子攤了攤手,似乎覺得瑟娜的問題愚蠢到不行。

  「你……!!」憤怒的阿薩斯衝了上去,卻馬上被一旁的妖魔們給分屍。

  「看到了沒?渺小的人類啊!你們是無法反抗擁有強大力量的妖魔一族啊!」年輕男子

高舉雙手,狂妄的笑著。

  雨中,妖魔們持續著狩獵與報復,孤軍奮戰的瑟娜,終究寡不敵眾,雙翼被折斷的她,

墜落到深淵下,留下了狂歡的妖魔們……。



*-*-*-*-*-*-*-*-*-*



  二十年後,妖魔們的年輕領導者──伊剎錫亞,其妻為他添了個小壯丁;月滿之時,眾

妖魔齊聚一堂,高呼著他們偉大的領導者。

  「這裡的視野真不錯,您說是吧?」與伊剎錫亞同桌的一位長老敬酒著。

  「是啊。」伊剎錫亞望著不遠處的懸崖,那正是二十年前,他將妖魔族最後一個敵人刺

殺之處。

  「還不是只會欺負弱小而已。」聲音來自伊剎錫亞對面的一位青年男子,雷斯特,他是

其中一位長老收養的孩子。

  「你這傢伙!」在雷斯特附近的妖魔們紛紛怒視著他。

  「對、對不起,這孩子還不太懂事,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訓他,還請您多原諒。」雷斯特

的養父急忙站起來向伊剎錫亞鞠躬道歉。

  伊剎錫亞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安靜下來。

  「小鬼,你膽子不小嘛。」伊剎錫亞打量著雷斯特,臉上雖然面帶笑容,但銳利的眼神

仍令人畏懼三分。

  「難道我說錯什麼了嗎?你力量那麼強大,不管是誰,對你而言都是弱小的吧!」雷斯

特從口袋掏出一包東西,不顧眼前憤怒的眾妖魔,徑吃了起來。

  「你在吃什麼?」伊剎錫亞皺了皺眉頭,除了那番刺耳的話以外,他注意到這狂妄的小

子,從剛剛到現在都沒動到桌上的食物──人肉大餐。

  「沒什麼,被人類稱作是肉乾的東西,好吃的呢!」雷斯特一面嚼著,一面將手中的肉

乾遞向伊剎錫亞,伊剎錫亞揮了揮手,他對這種人類吃的熟食可沒興趣。

  「看!那是什麼?」

  「天啊!怎、怎麼回事?」

  妖魔們忽然慌成一團,七嘴八舌的指向那原本又圓又大的月亮,一艘體積不小的船艦正

隨著溪水的暴漲,緩緩的從山谷中升起,並遮住皎潔的月光。

  「哎呀呀,看來咱們偉大的領導者要面臨考驗了啊!」雷斯特不急不徐的將最後一片肉

乾吞下,還不忘將沾在手指上的調味料舔盡。

  伊剎錫亞若有所思的望著船艦,山谷的深度可是深到連身為妖魔的他們都不知道的,而

寬度也不小,由此可知,這突如其來的洪水量有多麼驚人。

  「這餘興節目真棒。」伊剎錫亞回過頭看著雷斯特:「作為餘興節目,就由你去勘查那

座破銅爛鐵吧!」

  「當然沒問題。」雷斯特笑著,並緩緩的站了起來,雪白的羽毛在眾妖魔之間飄落著。

  「這是……?!」伊剎錫亞為之震驚,而一旁的妖魔們則是迅速的向後散開,與雷斯特

保持距離。

  「真是個幸福的孩子……,」雷斯特望著剛滿月的嬰兒喃喃自語著:「同樣身為妖魔一

族,待遇卻差這麼多,真是讓人感到不平吶!」

  「你滿口胡說些什麼!那可是我們偉大的領導者,伊剎錫亞之子呢!」

  「對啊!你這個不知道從哪來的孤兒,憑甚麼身份跟人家媲美?」

  妖魔們七嘴八舌的唾棄著雷斯特,要不是伊剎錫亞一而再、再而三的要他們平息怒氣,

老早就把雷斯特這目中無人的小子給大卸八塊了。

  「憑甚麼身份嗎?」雷斯特的目光移向了船艦,洪水仍持續暴漲著,山腳下的低窪地區

已成了一片汪洋。

  「你們可記得,當初被你們拿來當作誘餌的那隻黑貓?」

  妖魔們面面相覷,忽然靜了下來。

  「看來是記得了?」雷斯特環顧著圍繞著他的妖魔們。

  「不、不會吧?!」雷斯特的養父瞪大著眼,身體不聽使喚的顫抖著。

  「把我當作誘餌就算了,連我也一同攻擊就罷了,竟然連我落下山谷的那刻也……!」

雷斯特緊握著拳,當年被背叛的憤怒,全表現在臉上。

  「哼!你這人魔混種的渣碎,為了我們妖魔一族的自由,這點犧牲當然是應該的!」雷

斯特的養父大聲叱喝著,原本因為驚訝過度而顫抖的身體也不再顫抖。

  「……」雷斯特望了他的養父一眼,身子一躍,徑朝船艦飛去;原本還在猶疑的他,聽

到養父這番話,徹底的對妖魔一族感到絕望。

  源源不絕的洪水持續暴漲著,不會飛行的妖魔們朝著高處逃命著,但山就那麼高,不一

會兒的功夫,水便淹沒了這座小山丘的頂端。

  「雷斯特,你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伊剎錫亞怒視著船艦,霎那間,從船艦上射出

無數的箭矢與石塊,擊落了不少因為恐懼而慌亂的妖魔們。

  「伊、伊剎錫……」伊剎錫亞的妻子不幸中箭,洪水無情的將她與懷中的孩子立即吞噬,

伊剎錫亞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只是傻傻的愣著滾滾的洪水。

  「怎、怎麼會這樣?」伊剎錫亞喃喃自語著,這一切實在是來的太突然了,令他措手不

及。

  幾位妖魔長老飛到了伊剎錫亞身旁,身為領導者的伊剎錫亞總算是反應了過來,立即帶

著所剩無幾的妖魔們暫時撤退。

  「雷斯特,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

  船上的人們望著妖魔遠去,興高采烈的舉杯慶祝著;雷斯特坐在船首望著遠方,身為半

人半魔的他,選擇站在人類這邊,然而對於妖魔們離他遠去,卻令他感到些許的落寞與孤寂。

  「我……到底該如何是好?」雷斯特摸了摸頸上的墜子,那是當初墜崖時仍不忘保護他

的瑟娜所留下來的遺物。



  船順著水流航行,來到了一座荒廢已久的城鎮,殘破的遺跡在水面下沈澱著,看起來有

說不出的詭異。

  「雷斯特,」一名看起來有點年紀的男子朝著船首走去:「能感覺的到什麼嗎?」

  雷斯特搖了搖頭,現在他的心思很混亂,亂到連風是從哪個方向吹的都不清楚。

  「是嗎……」男子喃喃自語著,轉身朝其他船員走去。

  船又航行了一陣子,在一座孤立在水上的小島前停了下來,這原本是一座高峻的山脈,

卻因為洪水的氾濫,使得整座山脈幾乎都在水面下。

  「聽說那邊有個小島,一起去看看吧!」一名皮膚黝黑的男子走到雷斯特身旁,不等他

反應就徑拉著雷斯特的手朝人群走去。

  「那個……我並不想去。」雷斯特走了幾步才反應過來。

  「別這樣說嘛!」黑人男子對他笑著:「出去走走總是比一直待在船上好的。」

  雷斯特想不出任何理由拒絕,只好任憑黑人男子帶著他走。一群人上了小島,分成了幾

組人馬各自帶開。

  「啊,一直忘了自我介紹。」黑人男子露出一排跟他膚色完全不搭的雪白牙齒笑著:

「我叫福羅爾,我記得你是……」

  「雷斯特,」一名女子朝著福羅爾與雷斯特走去:「擁有妖魔的血統與能力。」

  雷斯特冷漠的朝女子看了一眼。

  「福羅爾,交友廣泛固然是好,不過也得看對象啊!」女子拍了拍福羅爾的肩膀,便與

隨行的同伴離去。

  「抱歉,我姊姊她……說話重了些,」福羅爾苦笑著:「別放在心上。」

  雷斯特聳了聳肩,既不是人類也不是妖魔的他,不管站在哪一邊,被質疑都是正常的。

  「不過我很好奇,為何你要站在人類這邊?」

  「站在哪邊,需要有原因嗎?」雷斯特望著天空:「更何況,我也只是選擇自己認為對

的事來做……」

  幾個黑影掠過了天空,同時船上也傳來了人們的慘叫與廝殺聲。

  「奇襲嗎?」福羅爾與雷斯特慌忙的趕向岸邊,只見妖魔們一批輪著一批,不斷的從船

的上空投下石塊。

  「別去了!」福羅爾拉住準備趕回船上支援的雷斯特,雷斯特莫名的望著他,同伴有難

不是該趕回去支援嗎?

  「別去了,沒用的……」福羅爾搖著頭拉著雷斯特朝樹林中走去,而在岸邊的人們也隨

之往樹林撤退。



  夜晚,總是漫長的。雷斯特站在洞口望著佈滿星辰的夜空,他不明白……甚至感到疑惑,

畢竟對妖魔來說,逃跑是弱者才會做的事情,所以當妖魔們撤退的那刻,他感到無比的快感,

他戰勝了伊剎錫亞──至少伊剎錫亞不得不帶著眾妖魔挾著尾巴逃跑;然而,這次卻換他逃

跑了……他不是已經戰勝伊剎錫亞了嗎?為什麼還得逃跑?更何況不試試看的事情,怎麼知

道有沒有用呢?說不定他回去加入戰局,就能扭轉局勢了!

  福羅爾走到雷斯特身旁,雷斯特一股腦兒的將心中的想法及疑惑給倒了出來,福羅爾拍

了拍雷斯特的肩膀,慢慢的敘說著……。

  「你們就這樣相信一個半人半魔的四不像?」

  一陣刺耳的話驚醒了正陶醉在夜空下的雷斯特,福羅爾皺了皺眉頭,說這句話的人正是

他姊姊。

  「妖魔們襲擊船上時,那傢伙卻不在,而且也沒有回頭去救那些人!」

  「莉莉莎,你不要因為卡那茲的關係,就把所有責任推給雷斯特一人!」福羅爾走進洞

裡指著他姊姊,莉莉莎,而卡那茲則是莉莉莎的丈夫,當時並沒有跟著莉莉莎一起來到島上。

  「福羅爾,你就這麼袒護他嗎?」莉莉莎怒視著福羅爾身後的雷斯特。

  「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吧……」雷斯特站在洞口望著遠方:「我聞到了那些傢伙的味道,

他們正朝著這邊飛過來。」

  莉莉莎瞪了福羅爾一眼,拿起身後的長杖走到洞口,其他人也紛紛拿起武器跟隨在後,

在星光的照射下,遠方的黑點正迅速的朝眾人逼近,莉莉莎將長杖高舉起來,口中唸唸有詞,

不一會兒的功夫,便從長杖中射出一發火球,並朝著黑點飛去;黑點迅速散開,火球在空中

炸了開來,瞬間有如白晝般的明亮。

  「大概有四、五十隻的妖魔。」莉莉莎說,他們的人數共有七十八人,多少都有一定的

優勢。

  不一會兒雙方人馬便進入了交戰狀態,而雷斯特也與伊剎錫亞對峙著;在莉莉莎的咒術

下,妖魔們節節敗退,眼看人類與妖魔的戰爭即將劃下句點,一部分的人們便把目標轉向了

伊剎錫亞。

  「雷斯特,你會後悔的……人類……」伊剎錫亞嚥下最後一口氣,失去領導者的妖魔們,

也在人類的積極攻擊下一一逝去。

  「總算結束了嗎……」雷斯特將頸上的墜子拿了下來,放在掌心上望著。

  「是啊,解決你之後,這一切將結束!」

  雷斯特吃驚的抬起頭,只見莉莉莎率領著眾人將他團團圍住,而福羅爾則是被壓倒在地

上,動彈不得。

  「為什麼?」雷斯特緊握著墜子,他不懂,他明明是站在人類這邊,為何現在人類卻反

過來要他的命?

  「口口聲聲說自己是站在我們這邊,誰知道你心裡打著什麼主意。」莉莉莎舉起長杖,

迅速的唸了一道咒語。

  「不是的!我、我……」雷斯特即時反應過來,但任憑他怎麼解釋,莉莉莎依舊不想放

過他──最後一個擁有妖魔血脈的人。

  雷斯特的眼前忽然浮現出當年的場景──妖魔們為了斬除封印他們一族的人,不惜犧牲

他也要將之除掉,而與自己未曾相識的瑟娜,卻拼死拼活的保護著他……

  「雷斯特,你會後悔的……」雷斯特的腦中忽然閃過伊剎錫亞臨終前的話,雷斯特回想

著,當時的伊剎錫亞,看起來是多麼的悲傷,然而這悲傷似乎不是在惋惜著妖魔們的末路?

  「雷斯特啊雷斯特,你果然是個蠢蛋啊!」雷斯特苦笑著,他竟然逃進了山洞,而且還

走進了死路。

  「哼!沒路可逃了吧!」莉莉莎舉起長杖,迅速的唸完一串咒語:「受死吧!妖魔!」

  一道火焰直接擊中了雷斯特,瞬間變成了熊熊的烈火,雷斯特的手中依舊握著墜子,口

中喃喃自語著,但誰也聽不清楚他到底說了些什麼。

  「莉莉莎啊,何必這樣呢?」福羅爾獨自站在海邊,看著夕陽逐漸沉沒在水平線上:

「難道大家都忘了嗎?我們跟雷斯特是一樣的啊……」



*-*-*-*-*-*-*-*-*-*



嗯,前半段其實已經有丟出來過了XD|||
這次是將後半段的結尾給補上=w=
嗯……我知道有人不喜歡看到悲劇收尾啦
不過,這是命運指使我這麼寫的啊!!!(抱頭)
沒錯,前半段跟後半段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夢=w=|||
當然,寫一寫也很神奇的銜接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oCyclone 的頭像
HaoCyclone

最後の惡趣味 - Starry Fantasy

HaoCycl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oala
  • 好吧,我被打到了,沒想到是悲文 囧啦
    如果可以變長篇就好了(遠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