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之HRO的孩子們。PartⅡ~

最近都在幫小貓們照相,反而遺忘了女兒們,嗚…乖女兒們~我現在就來幫你們寫介紹>_<(兒子們:那我們呢?……)

為了避免重蹈覆轍,這次記得先用FrontPage打好再貼到BLOG上= =+



【成員介紹】
四女:每打必斷四女:每打必斷

工一流,有著「忽克連傳人,佛格斯之友」的響亮稱號,想當然爾,只要東西交到她手上,一定是全數化成光,因此有謠言指出,她手上那把鎚子其實是GAOGAIGAR(我王凱牙)手中的Goldion Hammer(音譯:高魯地鐵鎚),因此有著驚人的破壞力。。

五女:敖珂索五女:敖珂索

喜歡模仿盲劍客偽裝成盲刺客,不過一旦戴上了眼罩,刀刀都是MISS。因為戴著刺客口罩的關係,常常導致缺氧,是個行動遲緩、喜愛拿著雙刀亂舞又字以為帥的傻孩子。

六女:希爾雷六女:希爾雷

所有女兒中最會打扮的,同時也是最敗家的。自以為是某國的公主,整天只會作著「要是哪天有個騎著白馬的王子來接我那該有多好」的白日夢。非常討厭小動物,因此誓死不騎鳥。



【無厘頭劇場】

「忽克連叔叔~你又進了一批新貨了啊?」每打必斷拉著空空如也的手推車,走進了普隆德拉的精鍊房。

「咳咳~是你啊。」忽克連咳了幾聲:「你來的正是時候,今天有好幾位客人丟了一堆貨物給我呢!」

「咳咳──」話才剛說完,忽克連又敲壞了一把武器。

「喂!死老頭!你是怎樣?!竟敢把我的寶貝神器敲壞!而且還是+9衝+10!你是活膩了是吧?!」一位眼戴墨鏡、頭戴骨盔的男帕拉丁憤怒的拍著桌子怒吼著。

「小伙子別生氣嘛~只不過咳了個嗽,力道不小心用大了點。」忽克連又咳了幾聲。

「什麼咳了個嗽?!你一天到晚都在咳……」

「桌上這些都是你要精鍊的?」男帕拉丁還未說完,每打必斷就指著桌上的武器問。

「是啊~怎樣?看到這堆+9神兵利器嚇到了吧!」男帕拉丁露出驕傲的表情。

「喔…」每打必斷拿出身後放著許久的鎚子,奮力的往桌上一敲……瞬間又是一張乾乾淨淨的好桌子。

「……囧」男帕拉丁憤怒的抓著每打必斷的衣領:「你這傢伙!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

「嗯?我的確是在做好事沒錯啊~」每打必斷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可…可惡的傢伙!!!」男帕拉丁的憤怒終於到達了頂點,並使出憤怒的一擊!

「化成光吧!!!」每打必斷再次揮舞著鎚子,只見一名倒楣的路人瞬間消失在眾人面前。

「……囧」就在同一時間,男帕拉丁嚇到瞬間鬆手、拔腿就跑。

「哎呀!客人~您的精鍊手續費還沒付呢!」忽克連大喊著。

「沒關係,忽克連叔叔,我這就去幫您要回來。」說完,每打必斷便緊追著男帕拉丁不放。

忽克連望著空蕩蕩的屋內,心中有說不出的感傷寂寞…………



「饒…饒命啊~」男帕拉丁騎著pecopeco在普隆德拉內狂奔著。

就在路口轉彎處,忽然出現了一名女十字刺客,男帕拉丁一個煞車不及就撞了上去。

「哎唷~好痛喔~你走路不長眼的啊!」敖珂索生氣的罵著。

「喔喔~敖珂索!別讓那傢伙逃了!」每打必斷努力的拉著載滿貨物的手推車。

敖珂索迅速的站了起來,對著倒在地上的男帕拉丁撲了過去。

一次…二次…三次………只見敖珂索連連撲空,而男帕拉丁卻是連動都沒動過………

「你是不會把眼罩拿下來是吧?!」每打必斷衝到敖珂索面前,一把將她的眼罩給扯了下來。

「這你就不懂了,我可是在練心眼啊!」敖珂索不滿的從每打必斷的手中奪回眼罩。

「我還練屁眼勒……」每打必斷不爽的想從敖珂索手中搶走眼罩。

「要練屁眼你自己去練,別想打我眼罩的歪主意!」

每打必斷與敖珂索憤怒的拉扯眼罩中,可想而知,兩頭蠻牛用力拉扯的結果一定是扯爛掉XDDDD



隨著夕陽逐漸下山,每打必斷與敖珂索失落的坐在精鍊房前唉聲嘆氣。

「親愛的姊姊們~今天有什麼收穫嗎~」希爾雷忽然冒了出來,並搭在每打必斷與敖珂索的肩上。

「只有這個……」每打必斷與敖珂索拿起被扯爛的眼罩,繼續唉聲嘆氣。

「…………」希爾雷臉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並拿起每打必斷專用的鎚子:「你們……」



夕陽下,一個弱小的身影正揮舞著巨大鎚子追逐著兩名失敗者……

「年輕真好,對吧,老忽?」佛格斯眺望著遠方的三人。

「是啊,每打必斷是個人才,凡事一教就會。」忽克連又咳了幾聲。

「不過那把鎚子到底是誰給她的啊?應該多複製兩把來用用才對的……」



【後記】

又是一篇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的劇場OTZ 好吧,反正是無厘頭劇場嘛……(苦笑) 期待下次會更好|||OT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oCyclone 的頭像
HaoCyclone

最後の惡趣味 - Starry Fantasy

HaoCycl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