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一陣又一陣的捲起,將原本平靜的海面弄得凹凸不平。

「喂!你看那是什麼?」站在船尾的男子指著遠方大喊著。

「像是一個剛被人拋棄的…」我半開玩笑的說,不過男子並沒有讓我說完。

「別鬧了!」男子瞪了我一眼:「這很不尋常呢!」

我對他扮了個鬼臉,朝他指的方向望去,嗯…看起來像是有個龍捲風?又像是有無數個龍捲風在遠方糾纏著?

「怎麼?嚇呆啦?」男子走了過來,臉上的笑意彷彿在嘲笑我的膽小。

「誰嚇呆了?我只不過是在算它有幾個罷了!」我吞了吞口水,嘴硬歸嘴硬,不過看到這怪異的氣候,任誰也會愣在那吧。

「或許我們該趕回村內去通知大家。」男子又朝那詭異的龍捲風群看了看:「但願我們的船速有比它們邊打架邊移動還快。」

*-*-*-*-*

腳步聲、喘息聲、風吹聲……與心臟乒乓乒乓跳的聲音,在耳邊迴繞著。我看著山腳下的村莊,正準備被另一頭狂奔而來的暴風肆虐。

「這…這實在是太可怕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在這小小的島上,沿岸竟然出現了至少十個以上的龍捲風。

「沒時間了…」男子抓著我的手腕,二話不說直接衝向位在山腰上的小屋。

「可是…可是…」我看著離自己越來越遠的村莊,親人,都還在那邊,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老實說我很擔心他們是否來得及應變。

男子一把把我推入地下室中,這是個周圍都用鐵片固定住的小房間──簡單來說,有如一個大型的鐵籠子。

男子將門牢牢的栓緊,就在同時,我感受到一陣劇烈的天搖地動,一個又一個的風暴開始橫掃整座島嶼……不知過了多久,劇烈的搖晃總算是停了下來。男子與我對看了一眼,決定出去看個情況。

*-*-*-*-*

嘎──嘎──沈重的門板露出了一絲縫隙,然而男子的身體忽然像是被什麼力量推似的彈了開來。

「你還好吧?」我趕緊上前去扶他一把。

『碰咚』一聲巨響,門被打了開來,一陣刺眼的光芒令我們睜不開雙眼。

「給我出來!」一陣低沉的怒吼聲在鐵箱中環繞著,而身上也忽然多了一陣刺痛的感覺。

我揉了揉雙眼,總算看清門口那個身影的真面目──一個帶著面具、身材魁梧、穿著盔甲的男人,不過那面具實在是不怎麼好看。

「叫你們出來是沒聽到嘛!」面具男揮舞著手上的鞭子,迎面而來的又是一陣刺痛。

「喂!你這人怎麼這樣!」跟我同行的男子揮舞著拳頭,衝了上去。

「哼!」面具男沒有再次揮舞他手上的鞭子,他略略移動身軀,巧妙的閃開攻擊,並擒住男子。

男子這才意識到目前的處境不同以往,只見他所在的正下方有著另一群帶著面具的人……與沒帶面具的人,而旁邊則是擺放著許多奇奇怪怪的巨大機器。

此時,一名帶著面具的人剛好揮舞著鞭子,鞭子一下又一下的落在一名女子身上,而女子也只能無助的在地上滾著求饒,而她身旁的搭檔,則是被其他酷刑處分著。

「看到沒,任何違抗我們的人,下場就是這樣!」擒住他的面具男把他壓在地上:「從今以後,你們的工作就是替我們做牛做馬──包括任何打雜工作……以及上戰場。」

*-*-*-*-*

以後,我們該怎麼辦?這個地方,看起來跟我們村莊是截然不同的文明,它是個骯髒、殘酷、毫無人性、弱肉強食的世界。

……在那場災難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這些帶著面具的傢伙,到底又是什麼人?這都是我們這些被當成奴隸的人百思不解的問題。

*-*-*-*-*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這種無止盡的黑暗生活中,我們終於邁向了逃亡的開始──我與我的搭檔──也就是同我被抓來的男子,終於能夠駕駛那些不知名的巨大機器,或許該稱為屠殺機器會比較適合。

在學習操控中,我們認識了一對兄妹──他們也是被認同得以操控這些骯髒機器的駕駛者。於是,逃亡計畫中便增添了兩名新的夥伴。

雖然我們被允許碰觸這些機器,然而對於那些戴著面具的人來說,我們還是不可完全信任的;為此,我們想盡各種辦法博得他們的信任,終於能夠駕駛著這堆破銅爛鐵一同出征。

*-*-*-*-*

戰場,是可怕的;但今天,我與我的搭檔提著敵方主將人頭回到陣營中,面具人樂的手足舞蹈著,還說要開慶功宴好好犒賞我們這幾個小兵。

機會來了,就在今晚。

我們四人溜進了平常放置巨大機器的地方,很幸運的,大家都去了慶功宴,沒人看守這裡。然而,由於上戰場的只有我與搭檔所乘的機器,因此也只有那塊大破鐵被我們動過手腳。

兄妹兩坐在駕駛座上望著我們。

「去吧,這裡就交給我們。」我迅速的將閘門開啟。

「可是…」兩兄妹依舊難為情的看著我們。

「別說了,這邊我們比你們還熟,一定還有其他方法的。」我的搭檔安慰著。

「是啊,而且…」我望著四周的巨大機器:「我們不能再讓這些東西危害我們的世界了。」

「沒錯,我可是趁著他們今天忙著準備慶功宴時,偷偷在四處設下定時炸彈。」我的搭檔得意的說著:「就算要死,也要拖著他們一起死!」

兩兄妹沒有再開口,他們迅速的打開引擎,朝著外面飛去。

「要小心啊!」妹妹含著淚水,不斷的向我們揮手著,而哥哥只是默默的駕駛著機器,越飛越遠…越飛越遠……

該行動了!

我與搭檔各挑了一把自認為最順手、最鋒利的武器,朝著慶功宴奔去,一陣又一陣的巨響,就像是我們的戰鼓聲……




從某日的夢改寫而成,除了為了讓整體看起來片段性沒那麼高,大致上都是照著原內容寫出。不過我不太會以第一人稱來寫作就是了|||OT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oCyclone 的頭像
HaoCyclone

最後の惡趣味 - Starry Fantasy

HaoCycl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